专家:垃圾焚烧飞灰处理规范仍存在漏洞

李忠锋认为,如果焚烧企业按照上述标准解毒,那么如何检验解毒的完整性,谁来监测解毒的装置是否合格,有没有产品标准,这都是问题。

2.13.jpg

11月21日,“垃圾焚烧行业飞灰污染控制研讨会”在京举办,探讨如何更好解决飞灰处置问题,减少飞灰带来的污染。有专家在会上指出,垃圾焚烧飞灰解毒预处理规范仍存在漏洞,需要给出堵住这些漏洞的措施。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实习记者 詹堃)围绕着生态环境部近期发布的《生活垃圾焚烧飞灰污染控制技术规范(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环保组织芜湖生态中心于11月21日在京举办“垃圾焚烧行业飞灰污染控制研讨会”,探讨如何更好解决飞灰处置问题,减少飞灰带来的污染。有专家在会上指出,垃圾焚烧飞灰解毒预处理规范仍存在漏洞,需要给出堵住这些漏洞的措施。

飞灰,是指生活垃圾焚烧产生的烟气净化系统捕集物和烟道及烟囱底部沉降的底灰,它富集重金属、可溶性氯盐、二噁英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目前主要送垃圾填埋场。随着排放量的增加,填埋场压力剧增,加之填埋场使用寿命有限,飞灰中的二噁英、重金属污染又长达百年,长期积存将带来巨大隐患。

据芜湖生态中心等环保组织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统计,截止到2019年4月,我国已运行垃圾焚烧厂428座,在建216座。据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联合发布的《“十三五”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到2020年底,我国垃圾总焚烧量预计达到59.14万吨/日,年产生飞灰量约为1000万吨。

首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在危险废物管理框架体系内,针对飞灰这一特定危险废物的处理处置提出专门的污染控制技术要求。规定了生活垃圾焚烧飞灰在收集、贮存、运输、预处理、资源化和填埋过程中的污染控制及监测制度要求,可作为有关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设计、验收及建成后运行与管理的技术依据。

《征求意见稿》提出,对飞灰二噁英的分解去除率应达到99%以上,且经过二噁英解毒预处理后,产物中残留二噁英含量应低于50 ng-TEQ/kg。在生活垃圾焚烧过程中,垃圾中的含氯高分子化合物如在适宜温度和氯化铁、氯化铜的催化作用下,与氧气、氯化氢反应,最终生成二噁英类。二噁英是目前已知的有毒化合物中毒性最强的一类,具有致癌、致突变、致畸形作用,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二噁英还具有生殖毒性、免疫毒性和分泌毒性,由于二噁英十分稳定,极易溶于油脂,一旦进入人体便难以排出,将永久性破坏人体免疫系统,扰乱人的激素分泌。

据芜湖生态中心和深圳“零废弃”不久前发布的报告,全国七成垃圾焚烧厂未公开焚烧厂烟气中的二噁英监测信息,飞灰的二噁英监测信息则几乎未公开过。(参见财新网报道“报告:垃圾焚烧二噁英监测信息公开不足”)

研讨会上,企业家们特别针对二噁英解毒预处理和飞灰资源化提出了意见。中国水泥协会高级工程师李忠锋认为,如果焚烧企业按照上述标准解毒,那么如何检验解毒的完整性,谁来监测解毒的装置是否合格,有没有产品标准,这都是问题。“谁来监测这个设备是否开着?比如污水处理厂设备的参数要上传到环保局,一断电环保局就知道运行不正常。对于二噁英解毒有没有监管措施?二噁英在外观上也看不出来是否解毒了,谁来检测二噁英是否解毒完全?在这一块需要给出堵住漏洞的措施。”他说。

飞灰作为替代原料,可用于免烧砖等非高温建筑材料。李忠锋指出,水泥的产品质量要求氯离子的浓度低于0.06%,如果是含氯20%的飞灰,掺100吨飞灰需要6万多吨水泥混合材料,“谁能保证均匀性?如果不能,这袋水泥质量可能就是不合格的。”他说,“关于免烧砖有没有氯含量的要求?因为飞灰是新材料,含氯会很高,这时候又没有标准,那如何保证砖是安全的?砖太容易粉碎了,对环境有很大影响。”

另一大问题是可溶性盐类的处理。飞灰的渗滤液中盐含量非常高,中洁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李亮指出,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处理完后基本就剩饱和的盐水,在炉子里烧完都变成飞灰了。如果将100吨飞灰填入生活垃圾填埋场,有20-30吨盐,“能不能在填埋前把氯盐提取出来,避免进入地下造成后续污染?”李忠锋也支持将飞灰中的可溶性盐综合利用,“尤其钾盐是稀缺资源,我国差不多一半的钾盐是靠进口的,放在地下可能就是废弃物,合理地处置好了就是资源。”

此外,对于“首次进行飞灰资源化时,资源化产物中重金属浸出浓度的监测频次应不低于每天1次”的要求,企业家们认为如果是委托监测,则成本过高,如果是自监测,那么可操作性就存在问题,有企业家直言:“要求过于严苛。”

环保组织无毒先锋的毛达博士从公共健康角度谈了自己的感受,他说:“公民受到飞灰的影响和飞灰去危废化路子太快,这之间反差太明显。”他提到,在欧洲,灰渣流向农业、土木工程、建材、污泥调理和金属回收几个领域,灰渣渗滤液中的二噁英含量在现实中更加严重。

他还介绍,欧洲委员会一份关于循环经济中变废为能设施未来的声明中建议,取消焚烧法的经济激励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引入或提高焚烧税,特别是对于能量回收率低的工艺,同时确保它们与更高的填埋税相结合;逐步取消废弃物焚烧支持计划,并在适当情况下,改为支持废弃物管理等级中级别较高的工艺;暂停新设施建设并关闭老旧和效率较低的设施。